淮北一教务主任为何敢污辱恐吓小学生?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18 04:25

  打电话者是安徽省淮北市煤炭师范学院附中的教务主任、工会主席田丽芳(女,50多岁),只是因为和我本人有矛盾,就把报复之手伸向了我的孩子。

  无辜的孩子与这位“田老师”没有任何纠纷,却被她污辱、谩骂,精神受到巨大创伤。她每天上学、放学三步一回头,左顾右看,总是担心被人跟踪伤害。一天女儿放学回家说:“我在路上见到了田老师,她回头瞪我!她要靠近,我就大叫!”并说:“我死也不在附中上学!”看到孩子这样,我很心痛,迫于田丽芳的威胁,只有把孩子送到外地的爷爷家。可田丽芳仍不放过孩子,威胁说无论我们把孩子藏到哪里,她都能把孩子找出来。无奈我们开始向附中领导及煤师院领导寻求帮助。可就在反映这件事的过程中,田仍然肆无忌惮地打电话到我家来威胁,并说:“告啊!看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  作为学校的教务主任、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,田丽芳如此公然地侵害一个小学生,气焰如此嚣张,是什么原因?主要原因是田丽芳的丈夫魏捷是附中的主管单位——淮北市煤炭师范学院的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,在煤师院有关系、有势力。在田实施侵害的过程中,魏一直视而不见。当我把反映材料送给魏捷时,他居然也出言威胁:“要有事(大家)都有事,要没事(大家)都没事。”并说:“报复这件事你不要谈,具体我怎么做你也管不住。”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”

  听了此话我很心寒,一个纪委书记说出这种话,我还能对他抱什么希望吗?我是一个母亲,虽然弱小,为了生活在阴影和恐惧中的女儿,我也要抗争到底。相关资讯